十二江河

未老而色驰,醉酒后当歌。

《流连忘返》第十二章

我考完试了来更新一波ο(=•ω<=)

第十二章
陆一笙吃的药量不需要睡很久,一般也就一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小霾已经走了,只把保温杯留了下来。陆一笙起来喝水的时候发现了,发出来一系列疑问类似于咦保温杯怎么在这里吗不是在练习室吗难道我记错了吗不是吧我才年方十八记忆力就衰退成这样???陆一笙捧着她那颗刚睡醒一团浆糊的脑袋想了许久,迟钝地想起来,哦...是小霾。
看来我是真的记忆力衰退了。陆一笙心里凉凉地吐槽自己,一边给小霾发信息道谢。
这回小霾回信息就很快了,比之上一条信息陆一笙只能安慰自己这不是回了嘛...
既然水瓶都送回来了,陆一笙也没考虑上一条信息石沉大海的原因,反正她猜也猜不到的。小霾也没提起,这么点小小的事,她也不懂怎么解释,干脆就这样过了吧。
两人默契地忽略掉这么件小事,开始讨论视频的细节问题,下午大家都有空,正好录视频。

下午的时候塔塔把家里的录像机和三脚架拿过来,开始正式录制。地址是早就选好的,就是排练厅,地方大而且音效好。服装什么的就比较随意了,都是自己准备的,但可能是第一次录视频有些紧张,大多都是白衬衫黑裤子,看起来倒也整齐。
陆一笙作为主唱,当然不好穿的像个上班族了。她就穿了件宽松的黑色雪纺衬衫,搭一条白色微喇叭长裤,显得又高又瘦而且特别白,几乎到了弱不胜衣的地步。
按照约定,陆一笙是要戴面具的。她平常在油管上也是要戴面具,往前是为了遮挡身份,现在却已经成了她的标志,那张像狐狸又像猫的半脸面具,已经是新一代女高音陆一笙的标志,是百万甚至千万点赞的有力支持。
陆一笙没有传说级别那么厉害,但是在新一代里,能与她比肩的也没有很多。谁叫这世界上不乏天才呢,陆一笙也不过是个年轻的不足二十的人类,总不能要求她如今就能修炼到老妖怪的程度吧。那些需要时间来沉淀的,终究只有时间能带给她。
她必然会成为最最顶级的高音歌唱家,她的老师知道,她的亲友知道,她自己也知道。如今不疾不徐地行走在人生的路上的,毕竟是她自己而非别人啊。
说回现在,陆一笙带上面具,前奏一过,开始人声段。要说陆一笙也是很厉害了,平常人唱起来必然要累的气喘吁吁的权御天下,她一个人能唱的中气十足不带喘气的,肺活量震惊了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学生。
膝盖收吗小姐姐?
陆一笙歌唱的时候神态与平时不同,真正的光彩照人,看起来倒真有几分火烧赤壁联营的意气风发的气势了。
真的真的很美啊。
录完视频后众人都凑到小小的录像机面前观看。录的时候并没有太大感觉,只觉得天呢今天发挥特别好,完全有那个氛围,简直刺激得要发抖,抵得上诸葛亮运筹帷幄之感了。看的时候才感觉到陆一笙的重要性,和抢镜。顶级的歌唱家,就算只是唱二次元歌曲都是全力以赴呢。本来作为主唱就会表现力非常强,陆一笙又是个很有实力的歌唱家,表现力和舞台效果简直是刻在骨子里的,光彩照人到其他人不过是个背景。这时候大家终于想起陆一笙毕竟是陆一笙,是那个维基百科上履历多到一页装不下的高音大触,他们真的还需要多练啊。
大家激动地看了好几次,想起这个问题相互对视了一下。他们的初衷是表现民乐,没有想是陆一笙气场太强完全压过了乐器,虽然效果很好,但是,这真的对宣扬民乐好吗?大家看完转头就去学声乐也说不定啊!
陆一笙看了好几遍,沉吟了一会儿,在乐器之间徐徐而行,时不时转过来看一眼镜头。来回好几遍,走到左边靠中间又稍微靠后的位置。按照陆一笙的经验来说,如果要减少存在感但又不至于隐形,这个位置非常不错。这其实是有依据的,人的习惯性动作余光就是对左边关注点更关注,但绝不会忽略中间。按陆一笙的想法,这是值得尝试的。
到底陆一笙还是老师,平常就算有点放飞自我,关键时刻还是靠点用的。他们再一次录的视频终于有了几分民乐炫技的意思,虽然是平铺直述的拍摄,效果却也不错。
民乐乐队里的人是不能说非常懂剪辑的,这种后期的问题,众人都没有502宿舍来得擅长。自然,这个问题就交给了她们。
这件事这么着也算结束了,此时还是国庆放假期间,大家收起乐器边走出去边舒缓地讨论着视频可能会有的反响,越说越夸张,从B站冲刺900万讨论到冲出油管放眼世界。
陆一笙在旁边一直认真地听他们讨论,没有出声打击一下。少年意气,飞扬风发,她是很喜欢的,让人觉得自己也充满了那种不怕死的冲劲,很朝气。
小霾提着乐器走在陆一笙旁边,贝贝和塔塔还一直播放着录像机里短短几分钟的视频,时不时对视着笑,陈惊和樱仔走在一起,后面还跟着李由,陆一笙就能看到他目光一直不自主地看着陈惊,有少年纯粹干净的喜欢。
这样很好,真的很好。陆一笙微微笑起来。
这样的岁月,温柔得时间都不愿意轻易掠过。
小霾眼角余光老是看到陆一笙转回头去,还笑的很开心。不得不说陆一笙笑起来很甜,嘴角边有小小的梨涡——但是这样走路还是很危险啊!小朋友们不要随便学习。
小霾空出靠近陆一笙那边的手,自然而然地握住了陆一笙的手,把她往前面带。这一招果然有效,陆一笙迷惑地转过头来看她,果然不再像倒着走路一样转头回去了。
但即使是陆一笙放弃回头,小霾也没放开陆一笙。其实女孩子之间真的没那么刻意,牵个手太正常不过了,她们可是连去厕所都要手牵手的生物啊。陆一笙没有在意,反而凑过去和小霾咬耳朵,说些陈惊和李由的小八卦,比如昨天李由又偷偷给睡着的陈惊拍照了之类。
小霾听着这些小小的甜甜的八卦,也弯起嘴角笑了笑。
此时已是夕阳,缓缓撒下来的阳光在地面破碎生长,有了几分碎金的色彩,打在这群少年少女身上,有种意外的眷恋,久久不肯落下。这流金般的岁月,不可谓不绚烂了。

评论(2)

热度(8)